凌晨三點,我正趴在電腦前研究著那些沒有情節只有骨與肉的片子。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突然闖進了急診室,他客氣的問道:“晚上看頭痛是在這裡嗎?”。

得到肯定的答復後,老人將一位大約40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攙扶進了醫院。 “需要用輪椅推著嗎?”看見步態不穩的患者我下意識的問道。

原來患者在三天前開始出現頭痛,頭暈、嗜睡、間斷發熱,起初患者和家人認為只是感冒,但是在自服藥物三天后不僅沒有任何效果,反而出現了明顯的嘔吐。於是,才會在深夜來到了急診。

“之前有過其它疾病嗎?”我必須要搞明白患者的一切情況,努力從繁雜的信息中尋找到有價值的答案。

但是,患者和陪同的家屬給了我否定的答案。既然患者提供不了有價值的信息,那麼必須要依靠我自己去挖掘病史情況了!

Advertisements

頭痛的原因雖然有很多,但是無非不過是感染性頭痛和非感染性頭痛,功能性頭痛和實質性病變導致的頭痛罷了。面對中年男性患者突發的頭痛、發熱、嘔吐、嗜睡,首先要排除的便是蛛網膜下腔出血等出血性疾病。

可是,美小護卻皺著眉頭告訴我:“這位患者的頭顱CT報告好像並沒有什麼異常。”

Advertisements

導致患者出現這一系列症狀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有無緣無故的疾病,只不過是我們沒有發現其中的蛛絲馬跡罷了。很快,事情便出現了峰迴路轉。

因為患者在被送進搶救室後的90分鐘後便由嗜睡陷入了昏迷狀態,為了監測尿量,必須要進行導尿。一般來說,女患者的導尿都是由護士操作的,而男病人的導尿則是由男醫生完成的。

就在我脫去患者的褲子時,我的眼前突然一亮:這是什麼東西?

只見在患者的右側腹股溝有一個大約2㎝X2㎝的潰爛結痂,我趕緊詢問家屬:“這裡是怎麼回事?”

家屬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多嘴的美小護就插話道:“這肯定是蜱蟲病!”。

美小護之所以敢如此肯定的說,是因為去年的夏季曾經遇見過兩例。家屬模棱兩可的說:“他前一段時間和朋友一起去西雙版納旅遊,會不會和旅遊有關?”

Advertisements

和這一次旅遊有沒有關係我不能肯定,因為患者已經處於昏迷狀態,再也不能給出正確的答案了。

最後,這位在頭痛三天后便開始昏迷的中年男性被收住進了病房,一周後我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森林腦炎!”

所謂森林腦炎是一種由蜱傳腦炎病毒引起的急性傳染病,它主要由蜱蟲傳播,多發於春夏季的林區。

Advertisements

其實除了由蜱蟲叮咬後發病之外,還有一種情況需要重視。有文獻報導:山羊在被帶病蜱蟲叮咬後,在短期內羊奶之中也會帶有病毒,如果人類飲用羊奶後則會發生感染。

人類被感染後會有10-14天的潛伏期,這也是家屬在患者發病之初沒有想到和旅遊有關的原因。發病後,患者會出現高熱、頭痛、噁心、嘔吐,然後出現昏迷等意識障礙,病死率在20%-30%之間。

“最後這個患者是如何確診的呀?總不能憑叮咬的傷口就確診了吧?”好學的美小護總是能夠提出有價值的問題。

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遇見也是唯一一次遇見森林腦炎,所以我特意向同事討教了相關知識:”除了病史和症狀之外,這位患者在病房裡還做了一系列的檢查。其中最重要的檢查就是雙份血清效價增加4倍以上或者單份血清效價1:320以上便可以確診。”

Advertisements

類似這樣的患者在生活中並不多見,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不需要重視。因為隨著夏季的到來,人們接觸戶外的機會越來越多。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一旦被蜱蟲叮咬,切勿擅自強行用手拔出,因為這樣容易將蜱蟲的頭皮殘留在體內而出現感染。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