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俄勒岡州徒步者漢考克冒著被母熊襲擊,以及觸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而入獄的風險,救起了即將餓死的小熊。(Corey Hancock/Facebook)

當徒步旅行者科裡·漢考克(Corey Hancock)決定救起這隻快餓死的小熊時,無論是母熊憤怒攻擊,還是日後因觸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而進監獄,這兩種可能性他都想到了。但他沒法坐視不管,不管後果怎樣,他都甘冒風險。

Advertisements

他在Facebook寫道:「當我選擇抱起熊寶寶Elkhorn(意為鹿角)時,我使勁跑,那一刻我感覺風險很大。實際上我是賭上性命來救那熊崽。」

當時,他正在美國俄勒岡州埃克霍恩山(Elkhorn Mountain)區域的步道上遠足,忽然發現看到路邊有隻垂死的熊寶寶。

「牠離步道不到2英尺遠,仰面朝天,像是已經死了。牠的嘴唇發藍,眼睛張著卻一眨不眨,眼神失焦。」漢考克寫道,「當時正下著大雨,牠的肚子都被浸濕了。我好像看到牠淺淺地呼了一口氣。」

Advertisements

(Corey Hancock/Facebook

由於擔心熊媽媽就在附近,這位41歲的攝影師藏在樹後觀察了一會兒,以確認小熊還活著。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雨水不斷澆在牠生命跡象微弱的小身體上。牠伸了好幾下胳膊,這是牠唯一的生命跡象。我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牠可能活不太長。」

漢考克告訴BBC:「我的人生都在大自然中度過——你知道不應該隨便撿野生動物,但這次情況不同。牠憔悴至極,一看就是已經幾天沒吃東西。」

憑藉他對野生動物的了解,他知道黑熊可以從500碼(約457米)開外嗅到人類的氣味。換句話說,拯救這隻熊崽就意味著要冒生命危險。但他沒辦法把可憐的小生命留在那裡等死。

Advertisements

(Corey Hancock/Facebook)

「我想到我家裡的男寶寶。這隻熊看起來非常像小嬰兒。難道我就站在那,看著它死在雨裡嗎?不……我要做點什麼。」他寫道。

他採取行動了。他衝到瀕死的小熊身邊,用襯衫把牠包起來,然後一口氣跑到1英里半(約2公里半)開外的車裡,一邊跑,一邊想像著凶猛的母熊會來追趕自己。

Advertisements

(Corey Hancock/Facebook)

他對熊崽進行了口對口的人工呼吸,然後就開車下了山。到了有手機信號的地方,他馬上在Facebook發帖求助,問朋友們哪裡可以救治小熊。

當他終於驅車找到烏龜嶺野生動物中心(Turtle Ridge Wildlife Center)時,他們同意收留小熊,還以那座山嶺給牠取了個名字「Elkhorn」。

Advertisements

(Corey Hancock/Facebook)

中心工作人員給垂死的小熊輸液,並調節牠的體溫,到第二天牠就大大好轉,並被轉到了俄勒岡州魚類和野生動物部(ODFW)。

ODFW的一名發言人告訴「俄勒岡州在線」(Oregon Live):「我們建議人們,千萬別當小動物是孤兒,除非親眼看到牠的媽媽死了。」因為許多動物離開幼崽,只是去覓食和捕獵了;而讓動物離開野生環境,通常會降低它的生存機率。如果看到一隻看似生病或受傷的動物,當局建議致電當地魚類和野生動物部門。

ODFW也表示,將野生動物遷離棲息地可能會被處以6,000美元罰款,甚至要服刑1年。不過該州警察局隨後確認,以漢考克這次的情形,他將不會面臨刑事指控。

「我只希望Elkhorn能活下來,並在我們周邊什麼地方成長——最好是個可以擁有豐富生命體驗的地方。」漢考克寫道,「再遇到這種情況,我還會這樣做。而且我打賭你們多數人也都會這樣做的。」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