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雲縣大古村坐落在深山當中,四面圍著大山,要是出遠門總是跨過曲曲折折的山路,好半天時間才能瞧見敞亮的水泥馬路。

這樣的一個村子零零散散住著幾十戶人家,村民們靠著在山上開墾土地,或者種些茶樹果樹養活自己。

村子裡有個七旬老人叫徐大偉,年輕的時候家裡窮,爹娘和妹妹都沒能扛得住饑荒,紛紛餓死了。

Advertisements

自己僥倖活了下來,卻也只有兩間破草屋,要想娶妻談何容易。

徐大偉後來就靠著給人種茶樹採摘茶葉賺些小錢養活自己。等條件稍微好一些,自己年紀也不小了,後托人介紹,娶了村子裡的一個年輕寡婦。

這寡婦叫潘秀秀,男人早些年去世了,剩下她跟兒子兩個人度日,兒子那時候也不過七八歲,潘秀秀養起來格外的辛苦,所以有人願意娶她,還不嫌棄她兒子,自然樂意的很。

婚後兩人開墾了幾畝地,種了些糧食,養活著一家三口,徐大偉心地善良,待秀秀和她的兒子向來都是不錯的。

起初還遺憾秀秀沒能給他生個孩子,可時間久了,想法也就淡了,只求安穩度日。

Advertisements

時光飛逝,轉眼十年過去了,可惜秀秀生了場大病,沒過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徐大偉接連目睹了親人們都走在自己前頭,內心悲痛,害怕孤單,對張亮越發地疼愛有加。

憑著自己的辛勞,給張亮搗騰了兩間平房,還給他娶了個媳婦,希望自己能早日抱上孫子,享點清福。

可他萬萬沒想到,兒子娶了媳婦就忘了爹,張亮媳婦叫翠翠,十分霸道自私,嫌棄徐老爹年紀大了,做不了多少活,還吃得多。

對他不是打就是罵,兒子也只看著不敢說些什麼,徐老爹一氣之下就帶著隨身的衣物離開了家。

Advertisements

徐老爹離家後,無依無靠,人老也不識字,只能靠撿垃圾為生,夜晚就只能住在黑漆漆的窯洞裡。

轉眼又一個十年過去了,徐老爹撿垃圾倒也存了不少錢,生活卻依然過得緊巴巴。

他年紀也越發地大了,對兒子和家鄉格外的想念,後來沒忍住就找了報社花了錢幫自己登了一則尋人啟事,內容是這樣的:

“兒啊,老爹在外生活多年,實在太孤單,想著再見你一面,也不知何時就能死在外頭,我這十年辛苦賺來的錢得交給誰啊?”

兒子:張亮 父親:徐大偉

 

並清楚地交代了自己的居住之處。

 

果然沒過幾日,兒子就帶著兒媳風風火火地來了,頭一次徐老爹看到翠翠臉上燦爛的笑臉。

跟著他們回去沒多久,徐大偉身體就不行了,其實他心裡清楚自己沒多少日子,所以格外珍惜與兒子一家相處的時日。

Advertisements

張亮跟翠翠這十年來生了兩個孩子,一男一女,如今大的都有8歲了,徐老爹疼愛的緊,很想多點壽命陪著他們。

可天不從人願,徐老爹回家半年後就去世了。這徐老爹一去世,兒子張亮和媳婦翠翠就到處尋找徐老爹留下的銀行卡,後來果然在徐老爹老舊的箱子裡找到了,可拿去銀行一查,看到卡上的餘額徹底驚呆了。

說好的43萬呢?為什麼只有一分錢,兒子兒媳痛哭流涕,不死心,回家翻出徐老爹所有的東西,仔細尋找著,

卻發現徐老爹床頭壓著一封信,打開一看,兩人捶胸頓足,後悔不已。

Advertisements

原來徐老爹想著只要兒子和兒媳回心轉意對自己還存有一點善念就把43萬存款一分不少留給他們。

卻不想有一日夜裡,兒子兒媳以為他睡著了,就竊竊私語,只聽著兒子張亮說道,

“翠翠啊,只要等那老不死的一死,我們拿到錢就離開這個窮鄉僻壤,去外面過快活日子,現在你就多忍忍吧,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不是嗎?”

兒媳翠翠跺跺腳,罵道:“要不是看在那錢的份上,能去伺候那糟老頭子嗎?”

徐老爹聽完後淚流滿面,讓孫子第二日把村長叫來,剛好兒子兒媳也不在,就將存摺託付給村長,囑咐一定要將這錢用在建設學校上,他盼著孫子孫女和村子裡其他的窮苦孩子都能向城市裡的那些孩子一樣能念的了書,上得了學。

Advertisements

三年後,大古村子建了一所小學,那些村裡的孩子們再也不用跋山涉水地去鎮子裡上學了。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