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余光中:“李敖天天找你茬,你從不回應,這是為什麼?”餘沉吟片刻答:“天天罵我,說明他生活不能沒有我;而我不搭理,證明...

該青年覺得自己錄取的可能很大,回到家后高高興興地要給母親洗手,母親受寵若驚地把手伸給孩子。 該青年給母親洗著手...

心軟,是一種不公平的善良,成全了別人,委屈了自己,有時口是心非,明明說著,卻心裡暗暗疼痛...